阅读历史 |

第七十五章 挖坑(一)(1 / 1)

加入书签

顾萧漓的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,那法师闻声,转了过来道“小姐还有什么问题?”

顾晴晴慌忙的看了眼顾静柔,深知顾萧漓找来的人不可信,可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恐惧,还是害怕的问道“是真的有鬼作祟吗?”

顾晴晴的清月阁就在正西侧,怪不得她会如此害怕。

那法师捋了捋发白的胡须,看似高深莫测道“贵府常年阴气笼罩,仅有一阳压制,乃极阴极寒之象,厉鬼难以投胎便是因为这里阴气太重的缘故。”

“荒唐,谁人不知将军府无男嗣,你分明是早已查探清楚的!”顾静柔疾言厉色,显然不会被轻易蒙蔽。

只见那法师爽朗的笑了笑,继续道“敢问小姐,近日是否经常头痛,还有失眠盗梦的现象,情绪压抑不得发泄?”

闻言,顾静柔吃惊的看了那法师一眼,顺口道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法师笑而不语,嘴上念着一些听不懂的咒语,随即掏出一张符纸和一个黑色的药丸,振振有词“小姐把这张符纸贴在床头,睡前再服下这枚清心丹,保证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。”

顾静柔将信将疑,还是让丫鬟伸手去接了,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疑惑的问道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那厉鬼虽不能附身到小姐身上,却可以控制人的情绪,所以小姐便会经常想一些不顺心的事,久而久之睡眠越来越浅,轻者精神失常,重者狂癫无状,药石无医。”法师一脸认真的说道,顾静柔是极为在意自己的容貌和修养的,自然有些相信了。

顾萧漓深知有些事情不知太快,所以还是说道“法师今天先走吧,让我二妹也试试,如果真如法师所言,证明你还是有几分能耐的,明天我再找人请你就是了。”

那法师也不多留,离走前又念了好一阵的咒语,用桃木在地上画了个圈,吩咐人晚上在这里摆上贡品,就能暂时控制住那厉鬼,说完便走了。

顾静柔以为是顾萧漓故意找人来装神弄鬼的,原本还不屑一顾,可听那法师说的头头是道,一时也不知道是不是顾萧漓的手段,却还是听话的把纸符放在了床头,晚上吃了药丸就睡了。

涟水阁里,清芷笑的前俯后仰的,只见木子谭正浓妆重彩的在屋里跳大绳,顾萧漓看起来心情也不错,认认真真的看着,时不时还指点一两句。

走近看,却还是发现了问题,原来木子谭身上穿的正是白天那法师身上的衣服。

顾萧漓笑着道“多亏了你,不然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一个可靠的人。”

木子谭吃痛的扯下假胡子,温柔的看着顾萧漓,眸子里全是笑意“还得感谢清芷,给我化了这张脸,把她们都骗过了。”

“我可不敢邀功,是小姐的计策好,一石二鸟。”清芷笑嘻嘻的站在顾萧漓一边,给两人倒着茶。

顾静柔的事情还多亏了清芷,无意间发现顾静柔悄悄请了大夫进府,顾萧漓重金逼问下才知道是她最近心绪不宁,想必是顾萧漓得以松缓让她心里又难受了,才有了木子谭一字不错的说出她的症状,给她符纸一事,让她更加深信不疑。

其实那纸只是一般的纸,只是上面的符是用浸了一种特殊的安神香而画的,这种安神香无色无味,只有在有足够热量的时候才会发散出一种气体,让人熟睡,而刚好顾静柔怕黑,晚上床头都会点一盏灯,符纸离灯又近,她肯定不会再睡不着了,至于那药丸,只是普通的舒心丸而已。

“好了,你们都不要谦虚了,等这件事结束,我带你们去月阳。”顾萧漓的眼睛里全是温柔,仿佛散着光。

木子谭惊讶的看着顾萧漓,仿佛不相信一般,半响道“是真的?”

顾萧漓淡淡的点了点头“都说月阳四季如春,母亲向来喜爱秋菊的遗世独立傲骨之姿,现在虽然是夏天,可听说月阳那边已经栽植了菊花,我想带母亲去看看,顺便带你们散散心。”

“好呀好呀在府里快要闷死人了,二夫人整天派人盯着,当真是好不自在。”清芷兴奋的说道。

说道王瑾梅,顾萧漓眼睛里眼睛里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恨意,不像平常的讨厌,更多了一些除之而后快的狠意,缓缓道“在这之前,我一定要除掉她!”

木子谭心里一惊,担心的握住她的手,清芷见状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,在门口守着。

“我不允许你冒险。”木子谭的语气霸道而坚决。

顾萧漓眼里笑意全无,冷冷道“以前无论她怎么对我,我都不在乎,可是——”

顾萧漓话锋一转,语气更加坚定“她不该对祖母下手!”

王瑾梅不是愚钝之人,木子谭担心她受伤,想了想,下定决心道“你若想除掉她,交给我就好,我不允许你把自己搭进去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