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200章:终(1 / 1)

加入书签

腊月初四,大寒纷飞,猎猎冷风,雨雪霏霏。大汉终究是吃光了所有的食物,山草木里,水底石中,就是渠沟的细缝中,他都找了,依然是没有丁点食物。

十年之前,一到冬天,无论是多么寒冷,总是可以在竹林里挖到一些冬笋果腹,而今竹林,早已经没了冬笋的影子。遍地十里,除了荒草,就是些像样的植被都扯不出来。

大汉便在这样的环境下,瘦了二十来斤,原本的壮汉,此时此刻倒是有些儿善财的样子,高高瘦瘦,一个人走在院子里面,期望发现些奇迹。

窄窄的青石道路,一层层白雪铺张而去,用脚踩下,咯吱咯吱,完全淹没到了膝盖的位置。就在一个拐角的地方,大汉刚刚停下,一个老太太猛地窜来出来,满脸泪痕地对大汉说:“大汉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用剪刀,不该用剪刀的,我的手给你吃。”

大汉一看,老太太面容憔悴,举起的手掌,上面竟然还握着把剪刀和断手,鲜血淋漓,在冷风中早就冻成了固体,那五个弯曲的手指,无尽地狰狞。

她不正是帮着吴依依助产的接生婆吗?大汉愣神,老太太已经向他走来,满脸邪恶地想要送了她的那只断手,吓得大汉连连后退,一脚踩空,摔了个跟头,再抬头时,老太太已经没了踪迹,眼前却是一扇打开的木门,不知为何,却是又到了长根的家里。

大汉坐在雪地上愣了楞神,看来是饿得发昏,出现了幻觉,没想到额头都冒出了冷汗,想到此处,猛然间又想起了长根的家里,还有很多炸药没有用过。那相思湖中,鱼儿挺多,只不过被冰雪盖了,要是用这炸药全给炸开,岂不美哉?

一包包炸药,冰凉冰凉,被那长根保存得挺好,藏得也深,要不是大汉细心,一般人还找不到呢。拿了这一袋子炸药,站在相思湖畔,也不知道哪来的惆怅,大汉看了看周围的一切。远山树林,银装素裹,卧牛山上,一块空地,早已经被白雪堆积,格外惹眼。近水故园,因为面积狭小,早已经被冰雪给掩埋得面目全非,只是些尖尖角角,看得出这里是个不错的园子,有山有水,长廊飞桥,很是别致。

相思湖上厚厚的冰雪,猪能走路,狗可跳舞,也不知道几个尺度,光是用眼前是看不见水影。大汉害怕炸不开它,只好将所有的炸药给绑在了一起,足足有十几公斤,长长的引线摆弄在破布之上迎风飘摇。他用火点着之后,拔腿便跑,刺啦刺啦,连滚带爬,身后响起的导火线清晰可闻。

还不等他跑进房子的里面,便听得轰隆一声,漫天响了个惊雷,哗啦哗啦,无数的水声之中,地动山摇。他回头一看,我的乖乖,好多鱼啊,又大又肥,一条条乱飞。

脚底下依旧在剧烈地抖动,大汉正想揣条鱼来,便见不远处的土地竟然陷了下去,几声嘶吼,竟然是条怪蟒露出了脑袋,顶上有角,满口的獠牙,一张血盆大口,顷刻之间就到了大汉的眼前,凶猛异常,吓得大汉闭上了眼睛,一拳打去,没想到又打到了自己,睁眼一看,怪蟒没了,鱼也没了,一切的一切全都没了。

眼前是整洁的病房,吴依依大人关切地坐在病床的旁边,倒是消瘦了一些,而他自己躺在床上吊着瓶药水。

”这是哪儿?“大汉皱了起了眉头,有点晕了。

吴依依大人高兴极了,红着眼睛说:”这是县医院啊。“

”我怎么在这?“大汉想了想发生的一切,很是不解。

吴依依随即收起了笑容,略带悲哀道:”孩子难产死了,你进来抱着孩子又哭又笑,然后晕了,怎么叫都叫不醒,就把你送这医院来了,一躺就是一个月,你总算醒了。”

“噢......”大汉这才想起,原来是这个样子,忍不住嘀咕道:“原来只是一场梦。”

吴依依大人苦笑起来,温柔地摸了摸大汉的额头,说:“医生讲你只要醒了就没事了。”

大汉点头,顺势握住了她的手,一双眼睛看向了窗外。

暖暖的阳光,一株大树正好在窗外伸展了枝叶,绿油油的,微风徐徐,那些个叶子摇来摆去,偶尔还能听见街道上说话的声音,那是多么美好,空气中也有一丝青草的芬芳,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,充满了希望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: